18年驱动商品波动的那些逻辑故事 2019-05-30

    作者|刘紫城,由经济逻辑宏观与商品研究院出品。

      在过去的2018年,商品市场发生了很多的大行情,任意捕捉到一两波行情都是能让资金曲线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是大行情都是需要大的背景条件,任何的行情都是基于一定约束或更加宏大的历史背景下的结果,当然市场是需要故事的,一波大行情一定有一个好故事可以溯说。

      铜:

      能影响铜变化波动的有两个因子,一是美元,二是国内出现重大宏观变化。能影响外盘铜变化波动的两点一是和基建减税相关的重大政策变化,二是伦铜的库存变化趋势。18年的铜经历过两次大跌,第一次是三月份整个商品市场的大跌,第二次是6月份到9月份,贸易战带来的市场悲观预期。9月份到12月份之间的行情,属于悲观预期条件下的修复,之后市场步入低库存条件下的抵抗。

      镍:

      镍在18年的上半年6月份之前,市场一直以新能源汽车,硫酸镍需求增加,短缺加上低库存的故事延续市场,但是6月份之后高位回落,之后新能源的故事逐渐结束,10月份之后随着同期炒作新能源的钴价格的暴跌,同时8.9.10 月份新能源汽车销量的连续2位数下滑,镍的需求出现急剧下滑,钴暴跌过后,引导镍基本同步下跌。

      黄金:

      黄金的波动作为避险品种,当全球性的系统性宏观风险来临的时候才会有机会,10月份之后,贸易战及美股原油大幅度下行,触发市场对全球未来经济的悲观预期,出现了一波向上的行情。

      两粕:

      如果总结下从3月20 之后两粕的行情,基本上有两个因子对豆粕的行情影响比较大,其中最大的因子是贸易战,其二猪瘟疫。3月20号之后,每次只要是涉及倒贸易战,中美关系紧张的时候,两粕基本上就会相应的上涨,而当贸易战缓解的时候,两粕就开始下地了。3月份到12的月份,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大逻辑在驱动着商品,当然当贸易战消息趋于平衡的时候,猪瘟疫的出现驱动着市场的下跌。至于是不是真实缺少豆粕倒已经成为次要的因子,因此从简单的供求分析已经无法判断行情甚至很容易做错行情,但是从事件驱动的角度看两粕行情,就会变得很清晰,未来商品的研判中,经济逻辑认为事件将会深刻驱动商品,而不是基于简单的供求关系。

      棉花:

      4月份之前棉花基本上没有什么波动,4月27之后棉花减产故事驱动棉花上行,6月4日,一则棉花协会的利空消息,以事件驱动空头作为开始,以证伪棉花减产回归供求本身,以贸易战悲观预期延续空头的故事。

      苹果:

      有人说苹果的故事就是一部宫斗剧,剧情波澜起伏,苹果从4月中下寻的霜冻减产30% ,行情从最初的7000 一口气涨到了10000 上方,这一波行情一气呵成,空方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抵抗,多头按照过去历史的农产品(000061,股吧)波动过程,认为苹果减产30%,现货至少要翻倍,减产驱动行情第一阶段的结束终止于1W 附近,之后市场多头陆续炒作减产故事,11月份之后整个商品全线下跌,苹果做为被过度炒作的品种,趋势逆转,补跌。

      玉米淀粉:

      整个18年基本上玉米的现货价格一直在上涨,逻辑应该和17年的农业供给侧改革有关,让市场改种大豆之后,玉米的总产量年度减少了,直到最近的中美贸易战缓和之后,市场有增加进口供应的预期之后,市场下跌便刹不住车了,还是一个整体减产的故事,和贸易战的故事,淀粉基本上和玉米同步。

      鸡蛋:

      18年的鸡蛋,市场的大波动,起源于10月份之后的环保+低存栏+低库存故事,11月21 之后,因市场其他品种的全线下跌,整体大环境悲观,市场对高高在上的高升水鸡蛋进行了补刀动作,驱动鸡蛋波动的是市场系统化同向思维。

      螺纹热卷:

      三月份悲观宏观预期+微观高库存高价格大跌1000点之后,需求端+供应端韧性+加强版环保预期 驱动了4-8月份的行情,螺纹现货进入4500-5000 泡沫区间,钢坯进入极限价格区域过后,8.9.10月宏观经济数据及需求出现大幅度下行,全行业产业利润平衡及转移引导市场去利润,最终在全线成本附近得到支撑,转期现回归逻辑驱动。

      焦煤焦炭:

      18年的双焦炭基本上是同整个黑色系的波动基本上一致的,但是焦煤焦炭的波动比螺纹热卷的波动大,因为焦炭现货波动的幅度比较大,因此如果期货要获得同样价格的波动,期货的波动幅度要大大的加大,但是整体的波动趋势和螺纹热卷的波动趋势基本上是趋于一致的,3月份双焦出现了一波大幅度的下跌,当时螺纹基于微观大库存背景下高库存高利润高价格,加上宏观利空共振下形成了一波趋势下跌行情,焦炭止跌于焦化厂成本附近的价格,这也是焦炭的产业支撑基础,7月份过后,螺纹的低库存,强环保驱动螺纹进入高价格泡沫区间,现货进入个人预期的4500-5000 的泡沫区间,而低库存+环保是这一波多头故事的驱动力。在现货进入5000 高价格之后,中美贸易战恶化,宏观数据转弱,需求在10月份出现急剧下降,库存边际变化成为暴跌的重要来源,宏观主导了商品的恐慌,即便是资源相对偏紧张的焦煤,远月被迫跟随下跌。当整个市场产业链完成一轮下跌之后,螺纹,热卷,焦炭,焦煤,市场价格传导倒末端之后,成本支撑出现,期现回归,市场反弹,这就是整个逻辑故事转换的过程。

      铁矿:

      过去一年铁矿的走势基本上在成本之上区间运行,450的成本在一年中对铁矿的支撑一直有效,每当价格跌至成本区间时,市场便开始反弹,因铁矿和外汇及外储有些关联,因此铁矿从政策的角度看不太可能涨太高,区间波动呈现了一年的行情。

      动力煤:

      18年是实去供给侧故事的一年,年初的供应超预期带来一波下行,此后供应端的故事基本上结束,供求紧张在FGW提前预警市场供应端潜在风险之后,动力煤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起伏,10月份市场整体宏观需求大幅度下行带来库存累积,驱动市场价格缓慢下跌。

      橡胶:

      橡胶18年的行情基本上没有多大的起色,全年供需宽松,一共跌了两大波,10月份这波行情,汽车数据及原油的大幅度下跌有关联,其他时间都处于横盘,原本橡胶现货价格确实也够低,成本附近的价格往下的空间确实不多,最近更是多空都没有驱动,只能等待未来事件的驱动。

      沥青甲醇:

      10月份之前基本上围绕着伊朗,贸易战进口减少的故事,10月份之后,沥青锚定化工系的原油整体大跌,甲醇的大方向基本同步原油,10月25 兴兴的停产事件驱动基本面出现大幅度变化,叠加原油大幅度下行,驱动原油沥青趋势下行。

      燃油:

      燃油的走势基本上跟随原油的波动,对原油的判断就是对内盘燃油的判断,比较神奇的是原油的波动和中美贸易战的博弈竟然密切相关,而不是中东事件。包括5月22日,7月6日,10月3日原油的三次见顶,原油波动的背后是中美贸易战博弈驱动的结果,燃油基本被动跟随。

      PTA:

      PTA上半年的故事源于贸易战背景进口及上半年汇率大贬值背景下,PX 的短缺驱动整个下游产品的上涨,在急剧的短缺中价格火箭式上行,以央视逻辑及产业链之间的过度投机,上下游之间的断裂作为下跌的开始,以原油大跌的背景加速驱动下行。

      总结:事件和故事驱动商品大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经济逻辑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陈姗 HF072)

Copyright © 2019 qy288.vip手机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
任栋良
地址:侯马市呈王西路
全国统一热线:13915301435